2017/11
<<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2>>
幽會
131014++.jpg

晚上最棒了☝( ◠‿◠ )☝


謝謝布拉采贈文↑o↑!!!
文章內收!

夜晚的涼風帶著絲絲涼意,雖說辛德利亞的氣候四季溫暖,但到了晚上海風拂來還是沁涼得讓身體不禁打個顫抖。
  阿里巴巴搓搓兩隻手臂,加快了一點腳步。
  往寢室的路上沒有半個人影,時間已至深夜,平常人早已進入夢鄉,若不是和辛巴達聊天聊得忘我,這時間阿里巴巴也已經入睡。
  整個走廊只有阿里巴巴勻稱的腳步聲,帶著固定節奏,達達的響徹整條靜默的廊道。
  「喂~笨蛋巴巴~」戲謔的聲音刺耳的傳進阿里巴巴的耳朵,突兀的打破這安寧的夜晚,而罪魁禍首是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身旁笑得一臉邪魅的男子。
  阿里巴巴頭也不轉的徑直向前走,他一點也不想知道這個麻煩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或是他如何通過結界來到這裡的,那只會讓那傢伙因此得意或藉機嘲弄他,不管理由為何,他總是有辦法找盡各種理由來嘲笑自己,對付他最好的方法就是無視他,這是阿里巴巴近來思考而出的結論。
  「阿里笨蛋~喂~~愛哭鬼王子~~小弱蟲~~」可惜,阿里巴巴是低估了裘達爾。他散漫的漂浮在空中,在阿里巴巴面前晃左晃右,長長的辮子也隨之搖擺,就是要逼迫阿里巴巴對他做出回應。
  「是阿里巴巴!請你好好的稱呼別人的名字!」阿里巴巴不得不停下腳步,不厭其煩的糾正他對自己的稱呼。
  裘達爾就像得了糖的小鬼,揚起嘴角逐開笑顏,接著就是捧腹大笑,阿里巴巴那正經到不行的臉,直視著自己但著憤怒的雙眸,他總是輕易的就上當,裘達爾不得不承認,他喜歡這表情,甚至可以讓他心情好上一整天。
  「阿哈哈哈,你真該看看自己的表情,好蠢,哈哈哈哈」整條走廊上充斥著裘達爾惱人的笑聲,但當事人一點也沒有要克制的跡象。
  阿里巴巴不明白這有什麼好笑的,值得他笑成那樣,但在自己的認知裡,裘達爾的任何行動從來就是個未知領域,但他敏感的身分還是讓阿里巴巴不得不提醒他「小聲一點,把別人吵醒怎麼辦。」
  「哼恩~」裘達爾止住笑聲,帶著打量的眼神,在空中劃了一個完美的弧度,他突然拉近兩人間的距離,在兩人的臉只有一根手指頭的距離停下,阿里巴巴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打在臉上,裘達爾的氣息侵襲而來充滿著鼻腔。
  裘達爾收起笑容,血紅的雙眼,深而不見底的盯著阿里巴巴的眼睛,散發著英戾之氣,就像盯住獵物一樣的凌厲。對於他這360度的轉變,阿里巴巴也是見怪不怪,裘達爾就像個瘋子一樣,下一秒被他殺了也不奇怪,阿里巴巴提高了警覺心,手心沁出些許冷汗,於是他捏了捏手,讓自己冷靜些。
  「你剛剛去找笨蛋殿下?」裘達爾冷冷的聲音向阿里巴巴詢問著。
  「是辛巴達先生,請別那樣叫他。」阿里巴巴抬高下巴,挺起胸膛,想提升自己的氣勢。
  「喔?聽你這口氣,真這麼喜歡他?」裘達爾語氣更冷了一些,雖然嘴角上揚,卻全無笑意,雙眼腥紅的精光就像可以殺人一般凜冽。
阿里巴巴被這樣的眼神盯著心下更緊張了,但他依舊固執的抬著下巴與裘達爾對視,雖不明白裘達爾問話的目的為何,但辛巴達的確是他從小憧憬的對象,他握緊拳頭,對裘達爾說「當然。」
  裘達爾的眼神透露著危險兩個字,那是生物特有的第六感傳來的危險資訊,但阿里巴巴彆扭的不肯讓步一絲一毫。
  「你要為自己的話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一滴冷汗從阿里巴巴的臉頰滑落而下,接著裘達爾的臉在自己面前放大,阿里巴巴在他深沉的眼里望見自己的倒影,他們的鼻尖碰觸在一起,傳來裘達爾的體溫,不知道是晚風吹久的關係,他的鼻尖是冰涼的,這個溫度讓阿里巴巴瑟縮了一下,但裘達爾似乎不滿意這樣的距離,繼續向前挺進。

Secret
(非公開留言:受付中)

為這張圖獻上一篇文
  夜晚的涼風帶著絲絲涼意,雖說辛德利亞的氣候四季溫暖,但到了晚上海風拂來還是沁涼得讓身體不禁打個顫抖。
  阿里巴巴搓搓兩隻手臂,加快了一點腳步。
  往寢室的路上沒有半個人影,時間已至深夜,平常人早已進入夢鄉,若不是和辛巴達聊天聊得忘我,這時間阿里巴巴也已經入睡。
  整個走廊只有阿里巴巴勻稱的腳步聲,帶著固定節奏,達達的響徹整條靜默的廊道。
  「喂~笨蛋巴巴~」戲謔的聲音刺耳的傳進阿里巴巴的耳朵,突兀的打破這安寧的夜晚,而罪魁禍首是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身旁笑得一臉邪魅的男子。
  阿里巴巴頭也不轉的徑直向前走,他一點也不想知道這個麻煩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或是他如何通過結界來到這裡的,那只會讓那傢伙因此得意或藉機嘲弄他,不管理由為何,他總是有辦法找盡各種理由來嘲笑自己,對付他最好的方法就是無視他,這是阿里巴巴近來思考而出的結論。
  「阿里笨蛋~喂~~愛哭鬼王子~~小弱蟲~~」可惜,阿里巴巴是低估了裘達爾。他散漫的漂浮在空中,在阿里巴巴面前晃左晃右,長長的辮子也隨之搖擺,就是要逼迫阿里巴巴對他做出回應。
  「是阿里巴巴!請你好好的稱呼別人的名字!」阿里巴巴不得不停下腳步,不厭其煩的糾正他對自己的稱呼。
  裘達爾就像得了糖的小鬼,揚起嘴角逐開笑顏,接著就是捧腹大笑,阿里巴巴那正經到不行的臉,直視著自己但著憤怒的雙眸,他總是輕易的就上當,裘達爾不得不承認,他喜歡這表情,甚至可以讓他心情好上一整天。
  「阿哈哈哈,你真該看看自己的表情,好蠢,哈哈哈哈」整條走廊上充斥著裘達爾惱人的笑聲,但當事人一點也沒有要克制的跡象。
  阿里巴巴不明白這有什麼好笑的,值得他笑成那樣,但在自己的認知裡,裘達爾的任何行動從來就是個未知領域,但他敏感的身分還是讓阿里巴巴不得不提醒他「小聲一點,把別人吵醒怎麼辦。」
  「哼恩~」裘達爾止住笑聲,帶著打量的眼神,在空中劃了一個完美的弧度,他突然拉近兩人間的距離,在兩人的臉只有一根手指頭的距離停下,阿里巴巴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打在臉上,裘達爾的氣息侵襲而來充滿著鼻腔。
  裘達爾收起笑容,血紅的雙眼,深而不見底的盯著阿里巴巴的眼睛,散發著英戾之氣,就像盯住獵物一樣的凌厲。對於他這360度的轉變,阿里巴巴也是見怪不怪,裘達爾就像個瘋子一樣,下一秒被他殺了也不奇怪,阿里巴巴提高了警覺心,手心沁出些許冷汗,於是他捏了捏手,讓自己冷靜些。
  「你剛剛去找笨蛋殿下?」裘達爾冷冷的聲音向阿里巴巴詢問著。
  「是辛巴達先生,請別那樣叫他。」阿里巴巴抬高下巴,挺起胸膛,想提升自己的氣勢。
  「喔?聽你這口氣,真這麼喜歡他?」裘達爾語氣更冷了一些,雖然嘴角上揚,卻全無笑意,雙眼腥紅的精光就像可以殺人一般凜冽。
阿里巴巴被這樣的眼神盯著心下更緊張了,但他依舊固執的抬著下巴與裘達爾對視,雖不明白裘達爾問話的目的為何,但辛巴達的確是他從小憧憬的對象,他握緊拳頭,對裘達爾說「當然。」
  裘達爾的眼神透露著危險兩個字,那是生物特有的第六感傳來的危險資訊,但阿里巴巴彆扭的不肯讓步一絲一毫。
  「你要為自己的話付出代價。」
  「什麼代價?」一滴冷汗從阿里巴巴的臉頰滑落而下,接著裘達爾的臉在自己面前放大,阿里巴巴在他深沉的眼里望見自己的倒影,他們的鼻尖碰觸在一起,傳來裘達爾的體溫,不知道是晚風吹久的關係,他的鼻尖是冰涼的,這個溫度讓阿里巴巴瑟縮了一下,但裘達爾似乎不滿意這樣的距離,繼續向前挺進。

(沒了)(淦)


Re: 為這張圖獻上一篇文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我我我得到一篇短文!!!!!!!!!!!!!!
哇啊啊啊我可以跑操場1001圈啦ᕕ ( ᐛ ) ᕗᕕ ( ᐛ ) ᕗᕕ ( ᐛ ) ᕗᕕ ( ᐛ ) ᕗᕕ ( ᐛ ) ᕗᕕ ( ᐛ ) ᕗ
LOVE布拉采!!!!!!!!
啾打擼快向前挺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o^)))!!!!!!!!
斷在這邊是報應我沒畫親下去嗎!!現世報啊(((((^o^)))))
但還是豪開心啊!!!!!!!!!
辛巴達躺著都中槍濃濃的砲灰味(x)但是我喜翻~~~
阿里巴巴快付出代價!付出代價!付出代價!(敲碗
謝謝布拉采嗚嗚嗚嗚嗚嗚我願意獻身/(^o^)\(不


也太害羞www
嗚喔喔喔喔喔!!!!!!!!!!!!!!!!!!!!嚇屎我辣!!!!!!!!!!!!!!!!
阿茶這麼高興真是太好辣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現在才發現!!!!!!!!
居然這麼榮幸的把我的文擺上去,這樣殘害大家真的大丈夫嗎!!!!!!!!!!!!!!!!!

沒錯就是報應阿茶不給他親下去(喂)
這樣要親不親要上不上的,讓人心癢癢,人家不依啦!!!!!!!!!(吵ㄆ)

謝謝阿茶的喜翻,我也很高興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